首頁 > 看歷史 > 元朝歷史 > 元朝蒙古族婚俗 元朝時期各民族婚俗有何差異?

元朝蒙古族婚俗 元朝時期各民族婚俗有何差異?

山南慕北 2016-03-21
蒙古族婚俗

蒙古族婚俗
  元朝是蒙古族建立的少數民族王朝,雖然享國時間不長,但確實曾經所向披靡。蒙古族的文化與漢族有差異,他們的通知方式也不盡相同。那么元朝時期各民族的婚俗發生了什么變化嗎?
  元朝蒙古族婚俗
  元代婚禮中值得特別注意的首先是居于特殊地位的蒙古人的禮俗。一直到蒙古汗國建立以后,蒙古人中間還流行“搶親”的風俗。但同時,議婚的風俗也很普遍。父親可以為兒子向女方求婚,若女方父親同意,就飲“布渾察兒”(許親酒)。又有“不兀勒札兒”,譯稱“許婚筵席”。“不兀勒札兒”這個詞原意是“頸喉”,這里實際上指羊的頸喉,這個部位的骨頭十分堅硬,許婚筵席上吃這個部位的肉,表示定婚不悔。后來沒有許婚筵,就改在結婚時吃“不兀勒札兒”,表示好合。這個風俗延續至今。議婚要講聘禮,一般是以馬示聘。但是成吉思汗認為,“婚姻而論財,殆若商賈矣!”他更注重婚姻的社會條件與政治基礎。因而元代時候,蒙古貴族與平民不相通婚;貴族之間彼此嫁娶,稱為“忽答”,即姻親;此外,“安答”之間也互相嫁娶,結成“安答忽帶”,即義兄弟姻親關系。
  元代蒙古人實行一夫多妻制。這一方面是因為當時蒙古社會已以男子為中心,同時還存在著濃厚的原始婚姻制度的殘余,一方面是因為頻繁的戰爭使大量男子喪生而同時又俘獲了大量婦女。當時實行一夫多妻制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為了蒙古人的蕃衍,因而“成吉思立法,只要其種類子孫蕃衍,不許有妒忌者”。至于一個男子娶多少妻子,則有賴于他供養的能力。所以,愈是顯貴的人,往往妻子愈多,在蒙元時代的文獻中,一個貴族有幾十個妻子的記載是屢見不鮮的。按照當時的風俗,平民也可以娶有多妻。在多妻的情況下,長妻的地位最高。但是,妻以子貴,如果長妻沒有生子,她的地位就可能低于她丈夫的其他生子的妻。嚴禁與已婚之婦私通,犯者處死。
  元代蒙古人還實行收繼婚制,也就是“父死則妻其從母,兄弟死則收其妻”。這種婚制,中國北方許多民族都曾實行,漢文文獻中稱之為“蒸母報嫂”。蒙古興起時,和它鄰近的女真、黨項、畏兀兒等族也有這種習俗。因此,在當時蒙古人的觀念中,這是順理成章的。甚至成吉思汗死后,他的寵妃木哥哈敦就被三子窩闊臺娶去。而在窩闊臺得到木哥哈敦以前,他的二哥察合臺也派人來說:“父親遺留下的諸母和美妾之中,把這個木哥哈敦給我!”
  元朝時期其他民族婚俗
  漢族婚俗
  至于在元代仍占人口多數的漢族的婚姻禮俗,則基本上沿襲了原有的傳統,但也有若干變化。至元六年三月,中書省戶部議準,“今后但為婚姻,議定寫立婚書文約,明白該寫元議聘財錢物,若招召女婿,指定養老或出舍年限,其主婚、保親、媒妁人等畫字依理成親,庶免爭訟”。至元八年九月,尚書省禮部呈準施行的婚姻禮制是依據“漢兒舊來例”并參照朱熹《家禮·婚禮》擬訂的,包括議婚、納采、親迎、婦見舅姑、廟見和婿見婦之父母七項。同時,金代流行一時的“拜門”,因為“蒙古婚聘并自來典故內俱無此陳例,此系女真風俗”,而“遍行弟去”。在漢族的婚俗中,“拜門”就是婿見婦之父母。女真的“拜門”別有含義,是男女婚前生子后男子去女子家拜見女方父母,執子婿之禮。
  特殊婚俗
  元廷對于一些特殊的婚姻問題,也有明確的規定。如對于“驅良婚”,也就是驅口與良人之間的通婚,元廷明令禁止,違者有罪。良人娶驅,判徒刑二年;良婦嫁驅,“則合做驅”。如宋時在江淮已成習俗的典妻,元廷認為是“薄俗”,予以禁止;也禁止嫁賣妻妾。又如指腹為婚,宋金兩代較為多見,而元代的法律則予以禁止。
  各民族婚俗的互相影響
  元代各民族的婚姻禮制,雖然各從本俗,但彼此之間不可能不發生影響。比較明顯的是漢族中有些人效法蒙古人多妻制,“有妻更娶妻”,對此,元廷以至元八年正月二十五日為界限,在此以前“準已婚為定”;在此以后,申明禁止,不過,有妻再娶妾仍被允準。
  蒙古的收繼婚制對漢族也有影響。而元廷對此的政策則有一個變化的過程。按至元七年的規定,侄兒不得收繼嬸母。而按至元八年十二月頒布的圣旨,“小娘根底,阿嫂根底收者”,也就是準許兄收弟媳,弟收兄嫂,即使是小叔收嫂,也被認為“難同有妻更娶妻體例”。到了至元十二年,兄收弟媳已在實際上受到禁止,犯者刑杖。《元典帝》載有至元十四年刑部所準兄收弟媳刑斷離之例,以后遇有同類案件,即以此例為依據審理。至順元年(1330)九月進一步下敕:“諸人非其本俗,敢有弟收其嫂、子收庶母者,坐罪”。這“諸人”,明白指的是漢人、南人。《元史》卷一○三《刑法志》二《戶婚》:諸漢人、南人、父沒子收其庶母,兄沒弟收其嫂者,禁之。
  另一方面,蒙古人受到漢族婚姻禮俗的影響,也有不再從本俗的。例如蒙古弘吉剌氏的脫脫尼,年二十六歲時丈夫哈剌不花死了,哈剌不花前妻有二子已成年,尚未娶妻,都想收繼她。“脫脫尼以死自誓”,“二子慚懼謝罪,仍析業而居”。對這樣的事,元代官方未予干涉。
關鍵詞: 元朝 蒙古族 婚禮

日期選擇

一周熱門

查看更多
25选5安徽 股指期货配资 湖北体彩11选五乐彩网 博众河北快3彩票软件 东方秒秒彩app 北京快三开奖手机版 今天沪市股票指数 黄金应该怎么炒 极速赛车一分钟一把开奖 吉林快三预测走势图 彩票高手论坛精选资料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派 p62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浙江6+1计划 江西时时彩八码遗漏 中国十大金融理财平台